专访:湖北钧洋园林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峰冰

  说话像打机关枪一样“突突突”,手势上扬,眼睛盯着你的眼睛,给人一种压迫感。湖北钧洋园林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峰冰特立独行的性格,让人印象深刻。

  “我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接触了几次以后,发现杨峰冰对自己是谜一般的自信。在俊哥接触的企业家中,自我标榜有思想的人不多,而他是毫不掩饰自己的人。因为他的思维跳跃很快,一次把一个话题聚焦谈透也不太现实,所以和他见了多次面,每次也都见到了他不同的朋友,让我对他了进一步的认知。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高考失利的杨峰冰回到襄城区檀溪湖当农民。当农民也要当佼佼者,不服输的性格让他显得鹤立鸡群。

  村里选拔拖拉机手,杨峰冰毫不犹豫抢先报名。在全襄樊市几百名学拖拉机驾驶的学员中,他第一个以全优的成绩获得驾驶证。

  拖拉机驾驶难度很大,特别是在急转弯、下坡等险要地段,要速度适中,更要注意平衡,车头与车厢会剧烈摆动,稍微控制不好都容易翻车。但杨峰冰是高中毕业生,他对力学原理烂熟于心,胆大心细的他开车很溜吧,几年间未发生一起事故。

  后来有了卡车,杨峰冰又是第一个取得驾驶证。再后来,他被调到檀溪乡政府当吉普车司机,专职为领导们服务,也得到大家的一直好评。

  1988年,刚结婚得女的杨峰冰人生际遇发生重大转折,被乡政府委以重任,去担任襄樊市第二酿酒厂厂长。

  襄樊市第二酿酒厂与襄樊市第一酿酒厂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人家是市属国有企业,而他们是属于檀溪乡的乡镇企业。人家厂区在城区墙根下,老百姓可以闻到酒香去打酒喝。而他们地处万山乡下鸟不下蛋的地方,人们听都很少听,更不用说去买酒了。更要命的是,他面临的是一个人心涣散、人浮于事的乱摊子,入不敷出让酒厂濒临破产。

  在得知他要去当厂长前,妈妈哭着劝他:“娃子啊,人家搞了好多年都搞不好,你能有那个能耐?老老实实在乡政府当差不愁吃不愁穿多好!”

  妻子孙玉娥也不愿意他去,姑娘还小需要有人帮一把。在工行上班的她,待遇也不差。双职工收入很稳定,干嘛要去干无法确定未来的事情呢?

  虽然当年他年仅26岁,被人称为嘴上木毛的小娃子,但他详细调查后决定,对酒厂进行停产,盘活存量,裁减员工。

  在上世纪80年代末,还是大锅饭体制,稳定是第一位。上来就端掉人家的饭碗,不是给自己找对麻烦吗?

  “你一上任就停产并裁员,是不是脑袋进水了?”面对领导及一些朋友的质疑,杨峰冰不为所动。

  杨峰冰顶住压力,坚决打破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分配机制,改变每月发固定工资的惯例,每月只给职工发一定生活费,其他奖金按照贡献排位,年终论功行赏一次性发放到位。

  在强势抓管理的同时,杨峰冰组建了十多人的营销专班,走差异化路线,主推更适合百姓消费的低价酒,敢于与襄樊市第一酒厂PK,抢占大众市场。

  自己实力有限搞不赢,就与更强更有实力的企业合作,与竞争伙伴竞争。杨峰冰主动与四川一大型酒厂合作,引狼入室让对方来襄阳拓展市场,共同把市场蛋糕做大,从而在市场竞争中让第一酒厂不那么好受。

  不按常规套路进行,出招奇特的杨峰冰从而杀出一条血路,让襄樊市第二酒厂起死回生,形势一片大好。

  后来,杨峰冰被调回乡政府任职。此时的杨峰冰,就像一匹脱缰自由奔驰惯的野马,已无法适应机关呆板无趣的生活。但为了家庭的稳定,默默地忍受着煎熬。

  1997年,杨峰冰下定决心,主动辞职去创业。第一个创业项目就是与人合伙去南漳县九集镇承包近千亩鱼塘、耕田和山林,做起了养殖业。

  妻子孙玉娥随放心不下特意去探访,发现那里住户稀少,夜间起夜伸手不见五指,风声伴着野狗的叫声,吓得她腿直发软。

  创业需要不断投钱,有一天杨峰冰主动和孙玉娥算起账目。当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往上加,数字蹦到20万还没个完时,孙玉娥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那时孙玉娥每个月工资才几百元,而这投资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投了20多万元还没个头,感觉进入了无底洞 : “就像抱着一捆绳子往洞里放,放着放着就拽不动了!”

  让孙玉娥更伤心的是,这个养殖农场有三个合伙人,杨峰冰投钱最多操心最大,当杨峰冰想在发展园林产业时,这些合伙人却觉得投资期太长死活不同意。

  合作不成就独自干,杨峰冰便在牛首租了10多亩土地发展苗木生产。刚好汉十高速公路丹江口土关垭段招标绿化工程,杨峰冰中标,从此进入园林工程领域。

  因人脉广、为人豪爽、工程完工快质量也好,杨峰冰很快站稳了脚跟。有了原始积累,杨峰冰开始办起了宾馆、酒店等其他产业。

  是继续多业并举,还是在某一行业做老大?虽然钱越挣越多,但杨峰冰心里开始发慌。

  如果和其他朋友一样进入房地产领域,势必就要走拿地、贷款、盖房、售房,再拿地、贷款、盖房、售房的老路,而这个行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对于国家政策要有足够的敏感和判断,更要有足够的操盘经验。

  杨峰冰觉得,房地产看似很赚钱,也很容易翻盘,稍有不慎就跌入深渊。在深渊前凝望久了,也就会掉进深渊。与其被诱惑困住了双脚,不如迈开步子走别人少走的路。

  于是,杨峰冰决定把自己的主业定为园林事业。因为园林绿化不仅是城市发展的刚需,更是拓展农业产业化的一条重要抓手。

  杨峰冰向来不按照常规套路出牌,他觉得牛首的园林基地太小,不能适应发展需要。

  几经选择,他看中了习家池附近的闲置土地,分别与襄城观音阁居委会和湖北襄北新生材料厂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开始大量移栽名贵园林树种。

  杨峰冰认为,要在园林行业有所建树,就不能局限于在襄阳,要把自己的这根草绳绑在价值更高的大闸蟹上,让自己迅速鹤立鸡群才能出头。于是,他就找到中国苗木界的领军人物孙妙夫,希望与他合作在襄阳发展园林花卉产业。

  孙妙夫何许人也?他不仅在浙江大名鼎鼎,而且四川、重庆园林花卉业也是领军人物,担任四川省浙江商会副会长、四川省花卉园艺商会常务副会长、杭州萧山绿源苗木配送有限公司董事长、成都苗夫现代苗木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及重庆苗夫园艺有限公司董事长。

  别人看来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杨峰冰就要去实现。他与孙妙夫谈的很投机,决定合作。于是,湖北钧洋园林有限公司应运而生,在襄城区尹集乡江垱村流转了数百亩闲置农田,按照国内一流标准建设园林花卉基地。

  经过近10年发展,湖北钧洋园林有限公司已经成长为襄阳首屈一指的园林公司。

  这些年,杨峰冰在习家池园林基地及江垱园林基地投入巨资,种下各种市场俏销的花卉品种。

  在实践中他又发现,很多外地花卉到了襄阳会出现水土不服现象,只有过渡性迁移培养,才能实现其稳定性成长。而襄阳地处于中国东西南北交界点,能否承担一下南树北种和北树南种的实验呢?于是他就开始培育柳叶金桂、中华石楠等高品质树木,将这些市场看好、又是中国独有的树种发扬光大。而园林花卉的成长周期漫长,持续投资压力很大。

  梦想总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光投入没有产出的生意,风险极大。因为习家池园林基地因地处习家池景区,其园林树木不能随意出售和移植,让杨峰冰的资金压力越来越大。

  “我们在檀溪有4套还建房,地处市中心,这几年增值越来越高。但为了缓解公司资金缺口,只得低价出售了!”以前一直反对杨峰冰创业的孙玉娥,这次选择与他共渡难关。因为她心里明白,杨峰冰是一个傲强的人,他希望丈夫更加出人头地,实现他的梦想。

  “别人家的妈妈退休后去旅游去跳舞,越过越年轻越过越漂亮,而我的妈妈却像一个黑煤球!”孙玉娥说,为此女儿还给她起了“黑煤球”的外号。已从银行退休的她,不仅要管公司的财务,而且要经常到基地去帮忙。

  杨峰冰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已经被总书记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进行倡导。自己努力了10多年的园林事业,实际上就是为国家绿水青山事业添砖加瓦。不管今后遇到什么困难,也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